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想你,是件很奢侈的事...
想繼續愛你 也是..
即使狼狽的快丟掉自己了.. 還是愛著
我問自己 為什麼?
不知道
或許 愛了 便醉了 便錯了 便固執了..

【月刊少女野崎】比在意更多的是...(堀鹿)

比在意更多的是...(堀鹿)

尋覓和想念本身就沒有是非對錯之分。

鹿島遊覺得自己近日很奇怪,常常因為除了社課活動之外找不到小堀學長而感受到ㄧ絲絲的猶豫及困惑!?

那並不是以往的那種和可愛的女孩子走在ㄧ塊兒,無意在走廊看見擦肩而過後因一個沖動想上前去討摸的那種。

更多的竟無非是舊前些自己作夢也不會想到,那樣被王子般的大男孩呵護的少女情愫。

即便那是個僅有ㄧ米六多而已個頭嬌小的王子

但即便這樣他仍有雙大而厚實溫暖的掌心。

她大可昔日往常般因神經粗大而老說出些不小心就意味透露出性騷擾般糟糕的玩笑話

但自從在登上彼此同場最後的舞台,謝幕之於無意的牽起手之際,十指緊扣。

羞怯與無言在意...

【月刊少女野崎】極簡 (堀鹿)

堀和鹿島住的地方是同一方向,所以放課後的社團結束後,兩人一起回家


路途上在她牽起他的手想挽著走時,堀甩開了主動的右手。


「在鹿島妳眼中與我認知的牽手意思是一樣的嗎?」


堀政行堅決的拒絕鹿島遊,強硬的態度表明不想當公主也完全不想做另她尊敬的前輩。


「我只想做妳的王子」


氣氛漸漸變得很緊繃,體溫逐漸在升高,堀的耳根子開始發燙,心跳加速,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脫口而出。


怔在原地過了幾秒,她含蓄的看著眼前的男孩,死命點了點頭。


在那離校不遠人來人往的河畔,堀政行用盡所有的力氣,緊緊的將對方擁進自己的懷裡。


儘管她臉上一副若有所思羞澀的樣子,兩人依舊沒有說話...

【月刊少女野崎】Mr. Raindrop 上 (堀鹿)

Mr. Raindrop 上 (堀鹿)

 

*註記:架空中篇設定,OCC有,學長主軸,非本學系出生捏造虛構有,風格轉型中,三思慎入。

 

 

" 啊 下雨了 "

 

在早晨甦醒聽到那水珠滴落的聲音後,目光朝房內那扇玻璃窗戶望了出去。

 

又是個堀政行出門拍攝的日子。

 

他偏好在下雨的天氣裡,用相機記錄每一張照片故事。

 

*

 

單身獨居的年輕男性。此身分多麼符合一個只喜歡刻畫某些光景的特殊攝影師,即便這樣的形容只是一般人刻...

【月刊少女野崎】室內鞋(若瀨尾)

室內鞋(若瀨尾) 

 

※可搭配劉若英─我們沒有在一起 食用。

 

*Some things you never forget, 

if first , if love ...

 

**

那個學弟的背影很高大也很寬闊,記憶中那雙手掌也很厚實而有力

 

記得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穿著球衣制服一抹身影,直挺挺的站在籃球場上左手夾著球,很精神且燦爛而有禮的,向瀨尾結月投以如朝陽晨光般的表情。

 

雖然一路跌跌撞撞的看了十七個年頭的年曆更替,踏實實的在這土地上度過了十七次的地球公轉,但也從未見過那如同...

【月刊少女野崎】夢貘(堀鹿)微R?

夢貘(堀鹿)

 

微短短,內含許多言情,請慎入,此篇為中篇刑警架空You only live once 後篇,但其實沒什麼關係當成獨立短篇看完全沒問題!(雖然正篇還在難產中沒出來),若還是理解不能請看兩次再問我吧超歡迎!正篇盡量近期放出,閱讀感謝。

 

※食夢貘:一種能為人類吃掉惡夢,留下美夢的傳說生物。

 

*

 

是夜,

呼吸多了點急促的熱氣與情慾,唇被吻允的疼了。

 

濕軟的唇瓣互相摩擦著,換氣之於較為主動的那個人,伸出舌舔拭著對方柔軟的唇,像貓。

吻的味道是甜的,如蜜如糖。 

似乎吸允的力道大了些,以...

【銀魂】塵封已久(沖神)

塵封已久(沖神)


" 好久不見 "

這四個字並不是在多年之爾他們彼此相遇後,傳達給對方的第一句話

因為他們之間似乎比起文字,更適合以肢體的碰觸代替那些禮俗,對這兩人來說,更多的不言而喻。

*

將時光到轉回那個繁花遍地的櫻花春日,沖田總悟與夜兔神樂的關係,開始在單純欣賞那個彼此身上滿是盛開的血腥味與小傷口


他與她不管不顧的攻擊著落入眼底的紅顏色與藍顏色身影,誓言要掐死對方一般的力道與手勁不遑多讓,也不理會旁人瘋狂的吐槽或拍案叫絕


沒有甚麼特殊的原因,就為了那一個絕對不想要輸給你的那股衝勁,又砍又...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