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銀魂】媽咪的未婚夫 02 (沖神)


*第一人稱視點

大家好我是總二郎,前幾天險沒餓死在媽咪的未婚夫胸膛裡,最後我那美人媽咪終於追上了那小子也將我給搶了回來,好不容易得救的我終於如願以償的填飽了飢腸轆轆的肚子,但我也卻因這件事跟某個醋意濃厚的傢伙玩飛高高的拋接遊戲被嚇個半死,害我以為小命會就此給丟了。

然後關於他為何明明是媽咪的未婚夫,卻總是喊著媽咪老婆的這件事,要推溯到10個月左右之前,我只記得那是在我剛滿月歲時後發生的事。

那是個天氣極好滿月圓潤光亮潔白的夜晚,這天晚上媽咪和她未婚夫的親朋好友全都擠成一塊兒,跑到我們家來大肆慶祝我的月歲生日,他們就這樣你拉我我拉你的湊在一起,看起來就像是在跳黏巴達還是玩卡巴迪什麼的,好不歡快。

一個醉音開口說了話:『我說沖田君呀 你是怎麼忽然和我們小神樂好上的呀? 還蹦出個娃兒? 沒有聘禮草莓牛奶什麼的銀桑爸爸我可是不會隨便將她交給你的呀~』一個銀髮的傢伙糊里糊塗的說著。

因為這天是好日子,所以除了紅蛋外,住在萬事屋樓下的登勢婆婆也特地為了慶祝,幫我和這群正在吃喝拉撒睡的污穢大人們準備了甜蛋酒,雖然我是不知道她到底有多想趁他們神態朦朧了之後坑這些大人們的錢,但在這陣陣濃厚的酒味中我知道裡頭的酒精度一定不低。

『唉呀旦那 你就沒想過是我被那暴力的中華女孩給拐了的 不是說過トS其實是玻璃劍的嗎? 不過聘禮什麼的是不會少的 但快點讓她離開那充滿著大叔和眼鏡臭味的萬事屋呀 臭老頭!』與銀桑爺爺搭腔這強辯的胡扯來自於媽咪的未婚夫口中,但又從他的話語中聽起我嚴重質疑他手裡正在喝的根本就是醋而不是酒。

『喂喂喂!! 你這臭小子是在胡說個什麼呀阿魯! 甚麼叫我誘拐你 根本就是你的XX受不了本女王的美麗大方和性感吧阿魯?』說話的人搔首弄姿了一翻。

因為媽咪抱著我所以從下面的角度,我仰望似的看著她。但說真的,我實在聽不懂神樂媽咪說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但我大概知道事情是一個名叫沖田總悟臭小子的XX暫了她的便宜。

『那也是因為這XX雄壯威武  而且因為我是神槍手─ 殺手總悟十三 一擊命中的關係 今天才有了這個小鬼』臉不紅氣不喘的他理直氣壯。

突然間媽咪爆炸似的羞紅著臉,顫抖的說『你..你... 這臭トS星來的阿魯 還也...還..不是女王讓你那無用處的XX很興奮的! 要有說有功勞的還不全是本女王的OO阿魯』在場的所有人聽著這段限#制#級對話全是滿面的黑線。

『不過我的XX對你的OO真的很努力吧 老婆大人』一臉興奮

『你去死吧! 誰是你老婆呀 就好好守著你的XX不要哪一天被我給滅了吧! 我是絕對不會跟你結婚的臭小子阿魯』我的媽咪反將了他一軍。

不過媽咪的未婚夫貌似聽到她說自己不願意跟他結婚,則就沉默的生起悶氣不再說話。

一直說著OOXX的有這樣的父母,真是非常糟糕。

『不要老在總二郎面前說些有的沒的 如果給孩子的身心帶來負面的影響那該怎麼辦呀喂』很好,現在出來打圓場的是萬事屋那不起眼,像個老媽一樣喜歡碎碎念的阿八眼鏡叔。

『不就因為做了些有的沒的事才有了這小鬼的嗎?』媽咪的未婚夫道。

直接無視不理睬他,眼鏡新八嘰朝著我媽咪走了過去。『我說神樂啊 妳不是才剛做完月子 就這樣隨意的喝酒和吃那麼多的蛋這樣好嗎?』他看起來一臉關心樣。

吃東西洩憤的她看著眼鏡,食物裝了個滿嘴無法開口說話,將紅蛋塞的滿嘴鼓起雙頰的媽咪吃的到處都是,突然間的噎住了一下,媽咪就胡亂的拿起了甜蛋酒一大口灌了下去才解除喉頭裡的梗塞。

其實我看媽咪原本就不大會喝酒,原是為了慶祝我的月歲才小酌了些酒,但這麼一大口的酒飲了進來,原本臉的皮膚就薄易透出細小紅微血管的她,雙頰溫度逐漸升高脹紅,漸漸的醉意感湧上。

於是暴力的美人媽咪發起了酒瘋,還抱著我卻開始了一陣瘋狂的鬼抓人追逐戰,漸漸一個個的,包括銀桑爺爺、阿八眼鏡叔、阿妙姨、土方桑叔、大猩猩、山崎叔...等等的眾人無一不露的,不知是藉著酒意倒下還是在追逐戰中被敲昏的躺了下來,除了一人,媽咪的未婚夫。

『ㄟ 我說中華女孩呀! 只剩下我們呢 我們去別的地方用別的方式決鬥吧』由於剛剛的那一陣混亂把我搞得頭昏目眩,所以現在我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自他身高的方向看下來雖有點居高臨下,但在月光下有著栗色髮的男人,深酒紅色的眼瞳裡閃著星子,狡猾的笑著像匹美麗又孤傲的野狼。

注視著振作的他我和媽咪都愣了愣,被催眠似的,雖然媽咪還尚未清醒卻也慢慢的安靜了下來,一句『好啊阿魯』就不小心從她嘴裡脫口而出。

『那說了就不要輕易反悔呀女王陛下』他巧妙的抓到了媽咪的語病,感覺變成了不可違抗的命令。

然後踩著月色的腳步,媽咪的未婚夫一手抓著大猩猩另一手抓著銀桑爺爺拖行著走在前頭,則我跟媽咪跟著他走在他後面,走著走著他帶我們來到庭院的涼亭林子下,眼珠子轉了轉我看了看四周,感覺不像是甚麼能決鬥的地方。

『坐下吧 女人 我們來拼酒』他將銀桑爺爺和大猩猩兩人靠在涼亭內的牆邊上,自故的坐了下來,然後指著涼亭的椅子向神樂媽咪說話。

『喂臭小子 你打的這是甚麼鬼主意呀! 剛剛那裏就可以比了何必特地帶我來這個地方拼酒呀阿魯』媽咪打了個酒嗝,看起來整個人搖搖晃晃的感覺像是真的醉得不行了。

『哼 所以才說妳還只是個小鬼 這個可是正式的拼酒 跟一般的那些才不一樣呢! 是需要白紙黑字立約簽字 並且在月光下給近藤先生和旦那嗑三個頭做保證 才開始手勾在一起連喝三杯的』他用不大不小的音量說著,眼神挑釁。

所以說了從我出生到現在開始,我最清楚我的媽咪最受不了刺激和人的挑釁,於是她如同他想像般的中計往坑裡跳。『女王我才不怕跟你比呢阿魯』一屁股坐下。

『所以首先是簽字是吧 只要在這上頭貼了記號的框框裡面寫上名字就行了吧阿魯』不待他回答也不清楚仔細的看,她就這麼的在紙上歪歪扭扭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或許此刻醉的不清的媽咪腦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只要能過贏過沖田總悟這個小子就可以了。

『對 接著一起給兩人嗑頭』媽咪的未婚夫就這麼詭異的笑著。

於是我聽到彎腰的兩個人就這麼樣的將頭嗑在地上,

叩 叩 叩,三聲的。

最後在男子與媽咪兩人手勾著手,面對面喝了三杯酒之後,我看著媽咪不勝酒力的,一手抱我單上撐扶趴在桌上睡著了。

一臉困惑的我看向了媽咪的未婚夫,但他似乎沒注意到我一臉溺寵的眼神朝著媽咪望過來,也就這麼好一會兒的他盯著她熟睡的一張臉看了許久,我只見他笑容越來越大的站直起身,便朝這邊走一把的將媽咪給抱了起來。

『竟然連拜高堂和喝交杯酒也不知道真是夠沒腦的了 女人』我聽到他小聲的嘟囊著似乎有些不滿,但臉上卻掛著無可奈何的笑容。

輕輕柔柔的像是小心翼翼不吵醒睡夢中的人一般,我看見他細吻在媽咪的眉間。或許是因為這樣強烈且執著的愛情所以我才會這麼出生了的吧?

『沖田總二郎 要向你的媽咪保密喔』這好像是當天我睡著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然而之後發生了甚麼事又不得而知了。

還有在神樂媽咪醉倒前簽下的那張白紙到底是甚麼?

我想那就是大人口中辦戶口用的結婚契約書吧!

新郎、新娘喝 '' 交杯酒 '' 是婚禮上很重要儀式,這種習俗起源于古代 秦。 據史料記載,當時新郎、新娘各執一片一剖為二的瓢飲酒,其意是兩人自此合二為一,夫妻間有相同的地位,婚後相親相愛,百事和諧。 到唐代才將容器換成酒杯,如今交杯酒儀式已和當初有很大變化,但它的寓意都是一致的,也象徵著 結永好、不分離。

评论
热度(18)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