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月刊少女野崎】來點新鮮的(堀鹿)

來點新鮮的(堀鹿)

*

刺耳的聲響攻擊著睡意中毫無防備的人

在電鑽聲的伺候下醒來往往不是那麼樣的愉快。

伴隨著對面大樓施工聲音進入耳膜的,是幾個大叔的爭吵與對話,
明朗的朝陽光灑了幾屢亮絲從窗簾的隙縫間透了進來,縮在床上的人微瞇著雙眼眉頭緊皺,不習慣甦醒在星期六的假日清晨,盯著桌面上滴答走的鬧鐘秒針,

七點五十九分二十秒。

還有一個小時三十分又四十秒響鈴到點。

少女睡眼惺忪的愣了愣,猶豫究竟是要這麼一路的昏迷至時間到點,抑是打起精神下床漱洗,便這樣反覆的坐起躺下,坐起躺下三次後,則是受不了隔壁大叔們的魔音傳腦,下定決心站起了身子更衣。

二月底早上的日子並不是那麼冷,但日夜的溫差依然不容小覷,習慣性的往身子套上了常穿的那件黑色毛衣,下身穿的則是休假日最喜歡換上的米褐色緊身牛仔褲,看上去有些褪掉了顏色,雖然洗舊了但還是喜歡的那個質地,輕巧的又帶著洗過頭的柔軟。

往鏡子裡一探照著瀏海分界的髮線將較多的梳向左側,沒有看著卻熟悉的在冰箱左邊撈出了一袋新買的吐司,慣性的丟進烤麵包機中加熱,從碗具的廚櫃上方櫃子拿出了一包濾掛咖啡和兩包糖粉及一顆奶球。

她喜歡味道濃郁的東西
例如像西京漬

除了超辣食物增添不了自己的食慾,甚至是討厭那刺激味蕾的痛覺。

她喜歡味道濃郁的東西
例如像某些崇拜感情的執著

話劇社的鹿島王子(女),有些自己也記不得的習慣與特殊偏好。

**

這一切都很順利,似乎今天全新的一日都是為自己而迎來的。

很意外的一向淺眠的自己睡了個好覺,一覺到天明便也隨著生理時鐘緩緩的睜開雙眼。

很輕鬆的今天是個不需趕去擁擠電車的休假日,很順利的替某個趕交稿的少女漫畫家完美的完成了這個月的背景作業繪製,很順利的不必在外面過夜可以舒服的睡在自己的床上。

很愉快的早晨找到了一套喜歡的合身便服,很幸運的在枕頭底下發現了遺失的兩百元,很順暢的一次完美性的用髮雕抓起固定好了瀏海,很意外的在拆封的茶葉中用熱水沖泡出象徵好兆頭的茶梗,牆上的時鐘顯示九點十五分。

順利的連周圍的空氣都覺得是新鮮的,嘴角上揚。

話劇社的暴力小堀學長其實有張很溫柔的笑臉。

***

倒楣

這真是糟透了,

糟糕透了的一天開始。

因為幾個大叔的爭吵叨擾了原先還算清晰的夢境。
因為妹妹今天要返校講習卻找不到制服裙的關係,硬是拖著自己陪同翻箱倒櫃的,最後發現其實自己根本是參加完社團活動後放在了學校沒有攜帶回家,兩人便折騰了快一個小時。

因為烤箱加溫器壞掉的關係下肚了的是充斥著黑焦的碳味吐司,因為撿起不小心撥落掉再地上的咖啡攪拌匙沒注意的關係,導致不小心在抬起頭來的時候右側的額頭與桌角來了個親密的撞擊,痛的淚在眼眶裡打轉,也因為力道之大啪搭的打翻了桌上冷掉卻來不及喝入口的咖啡,一陣涼意滲入皮膚表層,也因為如此所以這般精心挑選的褲子毀於一旦。

真是倒楣。

****

十點七分

「鹿島這傢伙怎麼還沒到」探頭在家門口四處張望

堀政行驚訝意外少女沒有提早出現在自家前,以往除了社課活動外,其餘的相約她從來沒遲過,甚至是早到,一分鐘也沒有。

低頭掏出手機正準備撥號。

當響鈴至第二通語音信箱時他便感到困惑。

十點十分

依照等人的經驗而言,十分鐘並不算太短也不算太長,更何況相約地點就在自家門前根本不算等待,低頭猶豫著是否要繼續打電話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小堀學長」

喘著氣鹿島一臉狼狽由遠而近奔向個頭較小的少年。

「妳怎麼像是跑了很久的樣子?」他提問

「因為沒趕上電車怕學長等太久所以一路從家裡趕來了」她回答著一面呵呵的笑著,頰上浮現的是朵朵的紅暈

看著眼前的傢伙他嘆了口氣,似乎也放下了些許的擔憂

「……手機呢?先打來通知一下還是會等妳的」

「到半路時才發現忘了帶了…」緩緩的回應

原先注目焦點都放在對方臉上,話說到一半此時的堀驚覺鹿島的打扮似乎不合時宜。

「該不會妳小子想穿這樣跟我去買東西吧?」他挑眉

凌亂不堪的頭髮,右邊的額頭腫了青紫色的一塊,汗味與咖啡味混雜的毛衣,胡亂套上的制服裙,沒有穿著襪子的布鞋,要說多怪異就有多怪異,今天可不是制服日呢。

「……因為今天一早碰到了很多不好的事了呢…」鹿島生怯怯的抓著臉,無辜眼神似一個調皮正在被責罵的孩子。

新鮮的表情,新鮮的事,新鮮的感覺,堀政行突然覺得心情大好,除了愉悅沒有第二種心情,即便不知道為何

沒來由的。

「跟我來」

他迎領她進入屋內,便叫著她不許亂逛在浴室外等著,自己便快步上了樓,取了樣塵封於壁櫥內的東西再遞給了她。

「五分鐘後在玄關找我」見著一張微笑

他丟下了這句話便不回頭的朝大門口走去,不給她拒絕的機會或理由,關上通往更衣間及浴室的門,

啪搭  的一聲這麼的走了。

鹿島聽見他笑出的聲音,賦有磁性的噪音。

*****

一面喝著手中自冰箱取出的飲料,咕嚕的咕嚕的順著喉結,通過食道就這麼樣的將液體咽了下去。

他直直的眼神揪著她,彷彿發現新大陸一般的驚豔。

「很奇怪吧?不適合的話學長就借我套褲裝吧」鹿島彆扭的懊惱

呈現在堀眼前女孩穿著的正是前陣子被鹿島調戲送給自己的整體搭配,制服裙以外的新鮮感不經意洋溢著青春的少女情懷,項鍊配飾也跟他想像的一樣非常適合,果然品味真是不同反響。

「挺好的不是嗎」

「即使褲長有點短我也不會在意的」她自說自話

「……妳一天不被我抽是皮癢嗎?」

「好痛!!!」啪 的一聲

當她意視到額頭上被打的同時感到陣舒服的涼意,一片紅色蝴蝶結的涼感濕貼布服貼在瘀青上,一面舒緩也掩蓋去多餘的顏色另添了可愛的氣氛。

「學長果然是想要當公主的,這麼女孩子氣的東西絕對比較適合你!」

「…還是照照鏡子吧妳這傢伙」
究竟如何產生如此大的誤會他也無從說起,終於忍不住心底的壓抑賞給對向的人一擊爆栗。

堀在上樓取物時順道繞到廚房冰箱拿出飲品解渴,便也在深處發現塵封已久的可愛小物,記得這是當初野崎買來參考用多出而硬塞給自己的濕布。

「這……難道這是特地為了可愛的後輩我準備的!!」摸上這微涼的暖意她依然聒噪著感動。
「我果然還是穩坐可愛後輩的寶座!」

真是不知道這傢伙心中羞恥的界限在何方,堀的心想。

「走了!」一聲令下

他走在她的前頭,像是帶領一般

而她隨在他的右後方,像是守候一般

她總是走在他的在右邊,

話劇社的鹿島王子(女),有些自己也記不得的習慣與特殊偏好。

******

接著他的左手牽起了她空出的右手,並肩而行

位置交換,你(妳)我全部一人一半

喂 
倒楣是嗎

那不如來點新鮮的

End

评论(2)
热度(32)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