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月刊少女野崎】隔夜咖哩(若瀨尾)

隔夜咖哩(若瀨尾)

*
有些東西總要放一陣子才嚐的出它美好的味道

比如說年少

比如說戀心

比如說青春

比如說隔夜咖哩

*

“別人碗裡的東西總是比較好吃”  這是瀨尾結月十六年來的人生中體會後所得到的結論。

熟識結月的朋友都知道中午和她一塊吃便當的時候,總是要分她一樣屬於自己盒子裡的食物,即便是一口白飯,一口青菜或者是半份的煎蛋捲,就基於這個原因習慣,與她一同用餐的友人們都會多帶一樣料理,有便於分享彼此的餐點

其實瀨尾結月並沒有很貪吃

只是由他人那裡得來的東西更為的可口美味。

**

她喜歡與人共進餐點,尤其是能夠分享的東西,就如大鍋菜料理,就如烤雞串亦就如壽司,更或者是充分入味的隔夜咖哩。

所謂的分享就是將自己所擁有的東西無條件的付與他人,換言之兩人的分享便是一人一半,不多不少。

這個道理所有人都知道

當然也包刮她,瀨尾結月。

***

「為什麼學姐妳總愛找我的麻煩?拜託妳可不可以去找別人……」

對著廁所鏡子裡的自己拼命的說話,少年哭喪著臉一次又一次的重複練習著相同的臺詞。

早知道是不是就不應該得到她的聯絡電話,是不是不應該用眼神反抗她老是衝著她沖過去打招呼,是不是不應該怕繞路走老是經過高年級教室的走廊被她看到,

是不是不應該?

若松博隆垂著頭這樣子的想著,另一方面又擔憂似乎不太有禮貌的糾結著。

“ 若,在老地方等,快來!Over ”映入眼簾的是簡潔有力的短信,就如同發短信的那個人一般。

她從來不給他選擇權,有的頂多只有選項,
Yes or No

他想著,現在是,往後應該也是

唉 嘆了口氣。

****

他承認自己對食物的偏好是纖細敏感的,尤其是真菌類的食物,例如說是香菇,一朵朵分散冒出的東西以及那般令人無法形容的口感及氣味,總是讓人皺眉。

可是又偏偏與她相處在一起到餐廳時,這又是必定非點不可的料理。

究竟是討厭還是捉弄亦或者是故意惹眼,撲朔迷離的,總是使人摸不透看不清。

-

有些東西總要放一陣子才能嚐的出它美好的味道

-

有些微小的情感在不停的發酵著,不斷的蔓延,它們一絲一絲慢慢的,慢慢的,滲入淺出,而當發現的時候已是裡裡外外全都充斥著。

見她老是對他笑的無比猖狂,彷彿整個宇宙的喧囂全被她吃了喝了,以笑聲作為血水,以活力作為脈動,以快樂作為空氣。

棘手的難相處卻又無法輕易放開,不是不懂的拒絕,而是不懂為何拒絕,說到底還是沒有拒絕。

*****

曾經多次的去幫野崎學長的忙,他跟自己說過許多不再打籃球的理由,雖然沒有幾個理由是使得自己欣然接受的,但是看著他對少女漫畫的熱情與執著,看著他的自己漸漸明白,似乎自己也從上頭得到了些什麼

他聽見他說,戀愛是青春的極短篇,他有義務要完成少女們的夢想,無論是在書裡,或者是書外。

原先不覺得,但有些東西總要放一陣子才嚐的出它美好的味道

比如說冗長的漫畫情節,比如說喜歡,比如說愛情,比如說年輕,即便自己尚未到達說出青春一去不復返的年紀,不過無論是得到或是失去的都是自己

所以野崎下定決心成為少女漫畫家,成為夢想的刻畫家,不留遺憾。

若松不懂這種感覺,高一的自己並沒有理解這麼多,他只認同當下自己所看到的,單純認真,往往不能想透像瀨尾結月,那麼般愛惹怒他人風波狂潮的行徑。

她的行為像極了一大場的龍捲風,太過靠近就會被捲入,成為從此之後再也擺脫不了的陰影。

******

盯住手腕背上的錶,瀨尾結月的瞳孔裡反射著夕陽的顏色,靜靜的不說話等人的時候的確是美如畫,她斜靠在體育館外的牆柱邊。

「喂 阿若 怎麼這麼慢呀」她笑著半開玩笑的抱怨。

太靠近她,往往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他不懂自己為何還是順從的走了過來,個高的若松居臨的以自己的視線望著她,然而對方朝他投以一個狡猾燦爛的笑容。

「我餓了,去吃點什麼吧?」她說

「你喜歡吃什麼?」她接著再說

-

有些東西在蔓延一絲一絲慢慢的,當發現的時候已是充斥著全部都是。

-

稀有的錯覺,突然一個衝動認為對方很可愛

他 失神。

「阿若?」

「……咖哩…」

「我…喜歡咖哩…」

「我也很喜歡喔」她笑著說「而且特別喜歡隔夜咖哩」

-

有些東西總要放一陣子才嚐的出它美好的味道

-

「待會你盤裡的咖哩先分我一口吧!」

第一次瀨尾結月自說自話,然而若松博隆意外的沒有反駁。

End

评论(4)
热度(44)
  1. 尼库。黔眉菌 转载了此文字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