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授予贈文【銀魂】鬼嫁(沖神)


+閱讀本文時建議並用清水翔太的-我愛你 一同食用

沖神-鬼嫁

※鬼嫁:指凶狠的老婆

我猶豫著,就一句話,我喜歡妳,這句話也說不出口。

鬼嫁。

辛辣的口感就像媳婦和小姑間的對話。

鬼嫁。

沖田總悟熱愛「鬼嫁」這款酒,每當和土方、山崎一起被近藤拉到微笑小酒館時,他總是習慣性的為自己點上一瓶鬼嫁,然後品嚐鬼嫁辛辣的口感。

鬼嫁,要自己親自品嚐才會懂得其好喝處。

不同於辛辣的另外一種口感。

「真選組的小哥,要再來一瓶鬼嫁嗎?」微笑小酒館的酒女們盯著那張因酒醉而殷紅好看的臉笑。

「他醉了。」土方拒絕酒女們的熱情:「山崎,搬回去。」

「是……」

於是,夜深了,江戶換上另外一種面貌。

土方走向萬事屋,山崎和近藤一起走向志村家,不過一個是開門進去,一個是守在門外護衛就是了。

沖田一個人在夢裡細嚐鬼嫁那深層的口感。

別人說再多,都只能當作參考意見而已,鬼嫁果然還是要親自品嚐啊。

「來瓶鬼嫁。」走到微笑小酒館,又是點了一瓶鬼嫁。

鬼嫁比冬佩利來的更便宜,但一般人是無法在微笑小酒館買到鬼嫁的。

「好。」酒保推推眼鏡,接著,熟悉的動作,為鬼嫁引出一股更深沉、更濃厚的口感。

「怎麼,小哥,經常喝鬼嫁啊?家裡有個鬼嫁了不成?」酒保笑著為沖田在杯內斟上一杯。

淺清澄澈的紅色靜靜的注滿了三分之二的空間,這是鬼嫁最好看的色澤。

「唔。」 沖田微微一笑:「說笑呢,我還沒結婚呢……」

沖田的笑意就像透明好看的鬼嫁,藏著需要細心品味的口感一樣。

不過越喝越順口,越喝越能品味出那股溫柔的香味。

唔。

「神樂,有人來找妳呢……啊,我也不知道,妳去應門吧。」一早,昨天八成又晚睡的阿銀用所謂慵懶的聲音吵醒神樂;新八還沒來,可能昨天打羽球打得太累了。

揉著惺忪的睡眼,拉開了門。

「早安啊。」有個拿著鬼嫁空瓶的真選組隊士,面帶微笑:「支那女孩。」

一看到他,神樂心中一震,睡意盡消。

不清楚為何會有這種情感,但現在也不是深究這件事的時候。

「怎麼了啦!量角器忘在這邊了嗎阿魯?」沒好氣的回答。

他只是面帶微笑的把那個黑色的瓶子放在她身前。

「很漂亮吧?這個色澤。」他指著那黑色卻透明的瓶子說,腳步有些不穩。

「好臭!」神樂意識到他腳步的不穩,以及身上濃濃的酒味:「你醉了!」

「妳懂什麼……」話沒說完,就摔倒了。

神樂本能的接住他,卻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拖進去?還是打醒?還是讓他繼續睡?

繼續睡吧……

拖的話勢必會影響到他的睡眠吧?

其實神樂不懂,都醉了感覺也模糊了。

於是沖田就這樣以像是在抱她的姿勢,睡了五分鐘,一直到新八發現。

「腳要麻了阿魯。」神樂這樣子說,勉強擠出微笑。

新八不過問什麼,昨天山崎跟他說的已經夠多了,他已經知道的差不多了,只是不說破。

有些事情不需要說破的。

「好吧,我來拉他進去就是。」新八假裝無奈的一笑,演技太爛,但神樂竟也沒察覺。

……其實稅金小偷睡著的時候,也沒那麼難看嘛。

「怎麼會這樣想啊?」又推翻自己的想法。

新八全數聽見了,但假裝沒聽見,不是更好的做法嗎?

上次酒醉事件的尷尬還留在兩個人心中。

尷尬?這樣說也許有那麼一點不貼切。

但是兩個人心中就是存在這一點距離。

明明只要努力就能跨過的距離。

四個字的距離。

那四個字,是開啟幸福的魔法鑰匙。

沖田變得很少喝鬼嫁了,他開始意識到自己上次的失態在神樂心中的震撼威力了。

再怎麼大哭大叫,還是沒辦法變的更成熟。

能不能幸福就更不曉得了。

所以鬼嫁呢,先暫時戒了吧。

但還是很想再品嘗看看那種口感。

重死了、重死了。

沖田的體溫無距離的直接接觸皮膚的感覺。

著迷?沉溺?或是……依賴?

這麼深層的感覺神樂不懂,因為還沒有真正品味過。

這種感覺,就像沖田之於鬼嫁。

「鬼嫁不是還在吃醋昆布的小孩懂的口味喲。」

回憶起酒醉事件發生前的囂張欠揍模樣。

哼,只要我想,喝點也不太難。

直覺的走向微笑小酒館,時針指向九點半。

江戶的夜生活才要剛動起來的時刻。

「鬼嫁。」一樣的口吻,一樣的人。

真選組一番隊隊長沖田總悟。

「好的。」玫瑰紅的液體傾入杯中,混著些許冰塊的敲擊聲。

一飲而盡,不過這樣只會嘗到鬼嫁的辛辣。

「再來。」一樣的語氣。

習慣性的看著紅色液體傾入杯中的那刻,或是看著那刻,想些什麼人。

想些什麼人?

終於自己知道自己的心思。

「我喝!」是那個熟悉的聲音,那個浸透自己生命的嗓音。

一飲而盡。

「辣死了。」像個小孩子一樣吐出舌頭,接著潮紅很快掩蓋住白皙的皮膚。

「結帳,不用找了。」沖田微笑,掏出一萬日幣壓在桌上。

「祝你好運啊。」酒保微笑著擦擦桌面。

街角。

「就算是夜兔族也不能如此逞強啊。」沖田微笑著:「這可是鬼嫁呢。」

一旁的女孩才剛開始要反駁,一張嘴便吐個稀哩嘩啦。

「我才沒有呢阿魯,還不是你說吃醋昆布的小孩子不懂鬼嫁。」擦擦嘴角,表情痛苦的反駁。

愛情故事悄悄降臨。

嗚噁。

「吶。」沖田伸過手,直接拉起神樂,接著直接背起她往前走,目標萬事屋。

「我問妳喔,妳有沒有喜歡的人啊?」路燈把兩人的影子拉的長長的。

流光閃爍,好看極了。

星光照耀著街道,路燈微微透出年久失修映照成的橙色光芒,有點年代感的樣子煞是好看。

這樣的氣氛正適合告白。

「有吧。」神樂歪著頭,想了一下,不過很快的又拋出了個回答:「不過你先告訴我喜歡的定義。」

「喜歡對我來說,就是喜歡吧。」沖田給了個定義不清的回答,又意識到這樣的回答不好,於是又改了口:「每次都想欺負她。」

不知不覺的,說出自己心中的定義。

其實已經準備好了,就只差臨門一腳。

目前誰都還沒有要射門。

「那對我來說可能也是一樣的吧阿魯,我喜歡很強的笨蛋。」

「為什麼笨蛋還需要很強?」

「這你就不懂了捏,這樣打架起來才痛快阿魯。」

靜默突然襲上。

眼看萬事屋就在眼前,沖田卻突然轉向。

「有東西忘了。」這樣笑著。

路燈下。

街景映照起來顯得好寬闊。

風景沒變,換了個方式,就會不一樣。

直接就著瓶口喝的鬼嫁,和倒進杯子裡品味的感覺也不一樣。

不能說是截然不同,本質相同,結果就未必一樣了。

「忘了什麼東西阿魯?量角器嗎阿魯?」神樂歪著頭問道。

沖田深吸一口氣。

「我喜歡妳 。」

突如其來的。

誰都預知不到的。

「別用說的,」沖田打斷神樂的開口:「如果妳也喜歡我,偷偷跟我說悄悄話好嗎,我只想要一個人聽。」

沒有取消、拒絕的選項,果然不愧為凌駕S的超S啊。

神樂把頭深埋在沖田背上,這是一個男人給予責任最寬厚的肩膀。

說了什麼,兩人自己知道就好,不需要多餘的言語。

「那妳願意當我的鬼嫁嗎?」

               The End

後記之前先來個婚後之某個下午之夫妻吵架(奔

「為什麼有人會用這種方式求婚呢?很沒情調呢阿魯。」

「對沒情調的人求婚就要用這種沒情調的方式啊。」

「可是土方先生對阿銀求婚時那麼浪漫,為什麼我沒有呢阿魯?」

「不然妳去嫁給土方先生啊。」醋意十足,沖田對土方的恨意瞬間爆表。

「不是這個意思阿魯,我的意思是我明明不是鬼嫁捏。」

「廢話,妳以為我是誰啊,就算妳是鬼嫁嫁來我家也沒用啊,我可是超超超超超S耶。」

「好吧本女王要S你一輩子。」

「你們兩個都給我住嘴啊啊啊!」新八激烈的吐槽,昨天沒搶到單曲讓他成了低血壓魔王。

*此篇是多~年以前(約莫七八年了吧…)一個可愛的朋友"阿鳥"手寫信送給我的,很喜歡所以之後將它變成了文字檔,當然對方也同意讓我發,好久沒聯絡了...你好嗎?

评论
热度(16)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