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月刊少女野崎】美麗 (堀鹿)

美麗 (堀鹿)

 

有點像是小堀學長自白的東西,時間設定在學長大學快畢業的時候,部分小矛盾OK的話請繼續閱讀,本來是要在白色情人節發的可是卡文。

※可搭配 王大文 同名歌曲 ─美麗 食用。

*

靜靜的 默默的 柔柔的 她就這麼輕輕的出現

 

美麗 美麗

找不出其他的方式形容妳

 

**

 

我堅信著只有她才能完整了我。

 

一排一排新播種小小的水稻被初春略冷的微風,一陣陣的腰桿吹得垂的很低,曲折的鄉間小徑,路間的小石子沒落的鄉村街景,目光被放得遠遠的,意識回過頭來的時候原來駐足停留的視線,早已被流逝的火車速度帶走。

心頭忽然一震緊,心動 悸動 或者是說不出的興奮雀躍,左側胸口的那個臟器噗通噗通的狂跳。 

堀政行確信他對那個碧翠的湖綠色是被吸引的,當剛剛看到那個青草色時,想起了那個溫熱微暖的華年少時,追不回那逝去的青春,左手掌託著腮右手前臂靠著窗,依靠的半趴坐的望著車窗外的沿途,記憶是關不掉的魔咒和訊息。

輕輕合起雙眼,他喜歡那個熱度的味道,彷彿那些曾今還是昨天的事,享受著就如同沉靜在那個人的眼眸中,如同蒼穹藍顏色的天空,廣闊浩瀚未知神祕的大海,積在山頂雲海隱沒其中的山嵐。

堀習慣了被添麻煩做她的依靠,習慣了聽著她在舞台上努力綻放時稍喘的呼吸,習慣了被她閒來無事從背後突襲,抱住那個肩膀手臂的力道,即便下一秒她也會自己身體自動反應似的,習慣的被翻身側摔過去鼻青臉腫,接著嘻嘻哈哈笑的像想得糖吃的孩童,習慣被惹得自己有某些特殊的壞脾氣,或許她依附著自己也或許自己依附著她,對這般的美麗著迷。

像期待著獲得新的驚奇,他拉高了毛衣直立的領子,部分的布料隱去了半張的臉孔,看不見表情。

摸了摸口袋掏出手機,期待想念面孔的那個人把心意包進一封一封的投進他的信件夾,點開因長時間的等待漸漸變的微暗的螢幕,密碼解鎖設定,是那個人的生日,今天尚未接到她的音訊。

突然的想起很久之前,為了找尋戲劇社的新劇本而看過的一篇文章,它說:若把訊息化作為一份思念,一天10個,那十天之後這樣的想念會不會有100個,二十天之後會不會有200個?

***

 

三月,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一樣是這樣的日子,太陽不是很曬,天氣有點涼涼的不好不壞,是個容易讓人發昏感冒的三月天,學園的新生入學式,風撫過眼前像是提醒著不要錯過,接著落入眼簾的是帥氣的臉龐與美麗。

 

捏在掌中那冒汗的手心與社團宣招募傳單,與小心翼翼的勇氣,舉起邀請的熱情。

「妳一定可以成為戲劇社的明日之星」展開笑顏興奮也慶幸的找到了。

「嗚哇~真的假的呀!」

就這樣半拐半騙的,那副美麗理想顏容在微笑。

那時候的自己還不很認識這樣的美麗,然而兩年的高中生涯,還來不及彼此認識愛情。

 

靜靜的 默默的 柔柔的 就這麼輕輕的出現,走進入了他的世界。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漸漸的堀政行被全部的鹿島遊吸引。

 

****

 

「小堀學長,如果你喜歡的話我的制服裙子可以借你穿喔。」

 

「小堀學長,你這麼感動一定是很想當公主,如果搶走這個角色不讓你演,起不是太可憐了嗎?」

 

「我有自信自己是小堀學長最可愛的後輩,因為他會打的只有我一個人」

 

「學長既然你這麼說的話,我就把泳衣脫掉好了,你一定很想要吧? 比基尼,我可以借你穿喔!」

滿面春風清爽的表情,鹿島游帶著滿懷心疼體量的口吻,朝向堀政行伸出了接納的右手。

所有誤會都來自不了解,但其實也沒關係,相信他們足夠有一輩子的時間來練習,若是別人的話,想必一定是不行的。

即便說的一百萬個字句都不夠不準確,雖然做得不對他還是會教訓她,就算逃走了還是會逮住。社課結束後一同放學回家,在上學的車站攔截她邁前的步伐,

一起看太陽沉沒 升起。

沿路途回想起彼此眼底的天空好紅、胸中的感情好濃。

心頭一直都浮現美麗的精緻容顏,勾人的嘴角泛起微微笑容,墊起穿著皮鞋的腳跳了起來,粗魯摧殘揉著她的秀髮,純真的笑容映入他的思維,泛紅的側臉嚷著是夕陽斜照的成果,一前一後的地面陰影相互依偎,肩膀距離緩緩靠近的兩人,鹿島游一如往常沒頭沒腦說些意味著誤會及性騷擾的話。

他不回答,堀政行好心情的在街角哼唱起舞台劇的情歌

路燈亮了起來。

*****

 

感覺到完整 當我的生命

有美麗的妳

 

記憶中最深刻的,就屬那一次不小心的下手的太重,堀不經意把鹿島的手摔的扭傷,又不小心的將女孩們送給的家政課蛋糕往她頭髮上砸了過去,尷尬難得的不知所措,拉了她的另一隻手不管不顧的向社團教室奔馳而去。
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抱歉,牽起她的那隻手微微的顫抖,輕輕用手中力道回握他的,晃呀晃呀的有些捨不得放。

中午休息社團活動之前的教室空無一人,虛張聲勢的大聲咆哮著隱藏起了緊張,「剛才有點抱歉,我幫妳把頭髮洗了吧」堀將這幾個字說的很快。
鹿島一臉意外的眨起了雙眼,困惑的錯愕只維持了3秒,「好呀」開心雀躍又驕傲。

不敢聽愛情的喧囂,害怕著急的想佔有。

背對著坐在椅子上,生疏的技術有些笨矬,交互著雙手將洗髮精搓的起泡,隨著呼吸的起伏香氛的味道在空氣中飄起,「堀學長雖然喜歡這樣的事,也想當公主,但卻意外的不適合做這行呢」,鼻尖上沾著泡,回眸一笑的影子落入了他的眼底。

鹿島游曾說過堀政行的眼睛顏色很美麗,像牛奶糖一樣的蜜糖色,原來堀學長除了長的可愛小小的以外還有這樣的優點。

 

輕撫憧憬的那個王子細髮,和往常粗魯的手藝不同,像捧著什麼無比珍貴的東西一般,用乾毛巾吸乾髮上的水珠輕輕的擦拭,稍微調高吹風機的熱風溫度,用指尖代替髮梳順開毛髮,堀看著鹿島閉上雙眼沉醉放鬆的臉龐。

 

年輕無論怎麼試怎麼都不能融會貫通,不記得兩人彼此是誰先意識了愛情。

 

****

 

火車漸漸往有著滿街道霓虹燈火的喧鬧都市駛去,衝刺的列車行速率慢慢的降低,最後自然而然的停了下來,唧唧的煞車聲劃破了過去的那兩年,腦袋逐漸清晰轉回,漫長的等待,列車終於進站了。

仔仔細細的檢查手邊的行李,確認沒有甚麼東西遺漏忘了帶走,拾起要轉交給的手信,相信那個人直覺一定會喜歡,自背包拿出了下站的乘車票,踩著軍綠的休閒靴從火車自動門口踏板下了車。

熟悉的空氣,在再見到她之前氧氣顯得有些稀薄,昏昏乎乎的像得了風寒病氣,體內的細胞與紅血球不斷交換著養分,赤紅色的液體在血管內流動著。

堀交還了乘車票,出了驗票口,站務員親切的笑盈盈,便也朝向了他打招呼點點了頭,突然想試著不連絡是否能在沿途上遇見她,一個念頭驅使腳步行動開始向前走。

近四年的大學生日子不斷的帶走兩人相處的時間,常常在睡夢中逆向思考她對自己的重要性,但答案終究是個問號。相遇的美麗終究如同是一場幾分鐘的舞台劇,稍轉即逝。

堀政行並不是沒嘗試過與別的女孩相惜相戀相處,接著交往,然而依然停留在牽手的階段,親吻沒辦法繼續,原因是甚麼,就猶豫著說不出口,"因為妳不夠美麗,不夠讓我心動,我沒辦法克制的無法喜歡上"

這不是愛情。

前女友眼眶含著淚的說著謝謝你過去的溫柔,接著再來道別,之後分手,後續便遺忘了。

 

繞了車站建築物一圈終究還是會回到原地。

***

「喂 是我,出站口了妳到哪...」提著話筒在安耐不住狂念之後,堀撥下了熟記的電話號碼

口中的話尚未說完,背上一陣被觸碰點了點的感覺,轉過身後捻熟的嗓音迴繞耳邊響起

「哇!果然是小堀學長,幸好我沒有認錯」

滿意的像個得到誇讚和驚喜的孩子,鹿島游歡天喜地的撲上去,擁抱投了個滿懷。

 

眼眶被想念溫熱著,忽然有個想哭泣的衝動,他沒對她說過要等待,沒有在身邊的日子,他常用忙得焦頭爛額,刻意使自己忙到不能再忙,去不記起隔開兩人那該死的距離。

「唉 鹿島,我很想妳」

聲音悶悶的很低沉,詞彙說的很細微,把頭和臉故意更埋進了對方的臂彎裡,相擁的更緊。

感覺到完整 當我的生命

有美麗的妳

「咦 小堀學長,你說甚麼我沒聽清楚」眼底中閃爍著星子

不同步想念,鹿島故意假裝做沒聽見。

 

「請你再說一次」

 

 

 

「我很想妳。」

 

接著清楚聽見對方回應的那個人笑了。

 

 

END

评论(11)
热度(15)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