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月刊少女野崎】溫差(御→鹿堀)

溫差(御→鹿堀)

 

心情不好跑步沒用所以碼文,小御子自白佔大部所以偏御鹿,短篇,應該算是篇適合雙cp的老少咸宜(?)可愛小清水,但重度CP雷者注意愼入。

 

*

太習慣照顧別人的傢伙總是特別不會懂得照顧自己,例如鹿島遊就是這樣子的人,以往體貼圍繞在身邊的女孩兒們習慣了,總在難得的風寒日會出了差錯,究竟是哪一個環節不對,除了參加社課時容易打混摸魚外,近乎所有的事她無一不露的不會引來不必要的紛爭和失誤

 

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

**

「唉 鹿島,如果真的受不了就回家去吧,別硬撐了。」

坐在全校公認校園王子隔壁的御子柴,眼尖的發現自己的親信跟往常的狀態不大對勁,無法挺直正坐全身軟綿綿的,平時水靈的大眼蒙上了一層陰暗與薄薄的水氣,看起來不舒服的很。

赤色的眼底滿是擔憂成分的關心

「你在擔心我嗎?聲音顫抖著關心我的那份羞澀也讓我好感動,感覺身子都好了大半了,對不起讓你傷心了,我的小寶貝!」 

她硬是要從已經有些乾澀沙啞的嗓子中,吐出這段毫不害燥的台詞,惹的御子柴燒紅著臉的破口大叫著。

 

她朝著他露出了一個苦澀的微笑「謝謝你,放心吧!讓我休息一下,直到放學一定還是生龍活虎」

 

接過他揉濕沾了點冰水的帕子冷敷在額上,她趴在教室的課桌上呢喃著。

 

***

很難得的御子柴實琴並沒有將與女孩子打交道的說說笑笑丟給鹿島,逃之夭夭揚長而去,一整天為了讓她充分休息養足精力,一但在自個兒教室門口呼喊的女孩子,就在還沒見著王子與她說話的同時,就被擋了下來,這對於個性其實非常內向羞怯的他其實是件苦差事。

 

她能不能就別那麼不讓人省心? 

 

所謂浪漫校園的王子殿下,說到底不也還只是位女子,雖然長相俊俏做事也樣樣精通,但也不就只是個不會照料自身的孩子。

她一直認為,鹿島遊與御子柴實琴兩個人的關係停留在那個互相競爭的烈日,那個互相稱兄道弟的氣氛迎來彼此身上相同的溫度。

誰知道在當他意識到那人對自己的重要性時,體溫隨之上升提高到40℃,甚至更炙熱,感覺好似遭祝融侵蝕在一點一滴的深陷,大火在燃燒著那份無法自拔,以至於彼此身上有了明顯的溫差,只是他在想她時,她並不知道。

**

雖然鹿島常常使用很多介質,試著讓自己逃開社課佔用去放學後大多的私人時間,不過說到對戲劇的熱忱還是不得不說,她真的在這方面是個努力的贏家,即便數以計日的時間都是配合堀學長的執著,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個招式和接駕對她而言是有效的。

對她的妒忌與羨慕什麼的,一不小心就投射在那個學長身上了,必須要小心翼翼的才不會洩漏,鹿島對於御子柴並不只是朋友一樣重要這樣的個秘密,但是沒辦法呀,堀政行與鹿島遊之間是特別的,是怎麼樣的也容不下一個友誼的詞彙。

話劇社的公演比賽腳步逼近的很,所以即便是一個感冒的節奏,鹿島也不敢輕易翹掉餘時不多排練默契的時間,再怎麼說這也是小堀學長畢業之前的最後一場戲劇比賽,不得不用心。

但是在最後結局一場打鬥場面的折騰,再接著一個轉身後,揮舞著刀劍的王子承受不住病毒的入侵與熱度,鹿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的就在舞台中央倒了下來。

 

*

一切都只是聽說,但是他毅然決然的還是認為自己得相信,心口與頭腦達成共識之後,後段的這個事件變成為了御子柴意識裡的一個事實;"堀學長在鹿島昏眩道地了之後一個急急忙忙的,將體重不重的女孩抱進了保健室"

御子柴擁有那個腦容量足以讓他能夠想像;那個學長當時的表情與那擔憂的眉眼,以及被他擁在懷的少女一臉開心的跟對方說著不要緊,就算他們之間不明白說著喜歡或愛,更多的崇拜已能說明構築兩人間的溫度,和這旁觀者的溫差。

朱紅色頭髮的少年靜靜的走入了保健室,幫忙替同班的親信拿來遺留在教室的書包是自己現在唯一可以做到的。

望著躺在床上飲下藥物後熟睡的女孩,他朝著那個執念看了好一會的,在左顧右盼確認無人後決定給自己一個自私的機會。

 

「雖然公主抱什麼的我不會,但想必吻醒睡王子什麼的應該還是可以的」

他挾帶著一臉心疼的面部猙獰與猶豫

用左手掌遮去她緊閉睡去的視線,接著低頭欠下身子

 

深吻

***

之後的三天御子柴實琴都沒有來學校上課

聽說是因為溫差太大而感冒了。

 

 

END

 

 

**

後記:

最後有一句話的梗是從之前很難得買的沖土BL漫畫本子中偷偷拿來用的..真的很感謝。

其實在我心中的御鹿依然都還是好端端的好哥們,但是我就是想打一篇看看,這種有點像告別暗戀的文章真的會有人看嗎? 如果有人喜歡那真的是太好了...

评论(5)
热度(27)
  1. ♀너 때문에 ◎月刊少女野崎君 同人总汇站 转载了此文字
  2. 熊豆黔眉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刊少女野崎君 同人总汇站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