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銀魂】塵封已久(沖神)

塵封已久(沖神)

 

" 好久不見 "

這四個字並不是在多年之爾他們彼此相遇後,傳達給對方的第一句話

因為他們之間似乎比起文字,更適合以肢體的碰觸代替那些禮俗,對這兩人來說,更多的不言而喻。

*

將時光到轉回那個繁花遍地的櫻花春日,沖田總悟與夜兔神樂的關係,開始在單純欣賞那個彼此身上滿是盛開的血腥味與小傷口

 

他與她不管不顧的攻擊著落入眼底的紅顏色與藍顏色身影,誓言要掐死對方一般的力道與手勁不遑多讓,也不理會旁人瘋狂的吐槽或拍案叫絕

 

沒有甚麼特殊的原因,就為了那一個絕對不想要輸給你的那股衝勁,又砍又殺的無預期中的並沒有扒上對方身上的一層皮,又或者是在混亂之中扯下一搓頭髮,以此藉由供養給地獄魔神,替對方祈求祝福早死安度。

 

開端始於毫無預警,還有上蒼的惡作劇

 

我們無從得知,雙雙便也就這麼樣的記下此仇恨,以至某日三生有幸的在天時地利人和下,得已撫慰眾生替天行道斬妖除魔

 

我們無從得知。

 

**

 

「到底是哪家的臭小子買走了雜貨店裡最後一根新口味的醋昆布棒棒冰阿魯?」神樂獨自走在路上,一面跺著腳的抱怨著。

充滿怒氣惹眼的紅色暴力女孩,稀奇的並沒有一同帶著巨型的白色大狗"定春"出巡遊街,歌舞妓町的小市民們往往見著這副光景都紛紛人獸四散逃之夭夭,僅僅除了幾個不怕死的街頭頑固小鬼爾,但總是在與神樂過個幾招的摔角遊戲後,樣樣醜態百出嚇個屁滾尿流,連滾帶爬的紛飛奪腳而離去,即使受了點教訓之後,過幾日他們一樣會擺出跩臉的回來找碴。

她似乎太習慣這副光景,呼的吐了一口空氣,些微喘氣的感覺也沒有,面無表情毫不坑聲。

 

好無趣呀。

 

這個想法打轉在思維中緊接著融入在細胞內緩緩滲入血管,流動悵仰在身體的每一個角落,萬事屋沒有生意上門,無業遊民沒工作的日子讓人覺得空洞,特地的從鄉下夜兔星球偷渡太空船來江戶增廣見聞,但也是有許多無所事事的日子。

 

令人煩躁。

戰鬥民族的血液滾蕩沸騰著,能不能來點使人熱血無法自拔的事,神樂自問。

 

「碰磅!!!!」

劇烈的爆破響蕩整個街區,一陣火花及祝融瞬間在太空中繼站蔓延。

 

靛藍的瞳孔驚呼著突如其來的新鮮事

 

 

如果沒有事故發生,那就去找我的故事吧!

 

她朝著那個煙霧瀰漫的遠處奔馳而去。

 

***

「啊 啊 ~ 麥克風試音~ ~ 現在趴在玻璃窗上面那個長著一副屁股頭的外星畸形佬聽的到嗎?」

 

「這裡是真選組,你已經被逮捕了,快點乖乖放下人質束手就情吧!不然你鄉下的男朋友會哭泣的呀~」

 

沖田總悟不理睬現在是工作時間,嘴裡嚼著新口味的棒棒冰,拿著擴音器一臉無所謂的,向著大樓外牆玻璃窗不大聲的吼著。

 

「八吉呀 ~ 你快回來呀~~ 我們說好了要一起去那片屬於彼此的秘密花園散步的~趕快投入我的懷抱我們一起回去呀~」哭腔著

 

穿著一個醜到翻掉,一丁點兒也不像眼前那個異形布偶裝的真選組老大;近藤勳一個計畫著以溫情打動那個外星生物,想要它投降就範乖乖被拘捕。

「我可是個男的!男朋友是怎麼回事呀!!哪來的基佬!誰跟大猩猩約好了!!」

「喂!下面那個臭小子!不要再吃了呀!那個臭酸的味道實在讓人受不了呀!!」

那個畸形綁架犯一面捏著看似沒有的鼻子,揮臂掙扎拼命叫囂著,感覺對於少年警員嘴裡吃著的那個東西嫌棄到不行。

 

接著沖田就與身邊的大猩猩互相對望了一眼,相視而笑便也在無言交談之後達成了共識,他將嘴中咬著的醋昆布棒棒冰自口中拉了出來,一點兒也不會捨不得的,作勢如拉弓般舉高上臂將其之物朝前方扔了出去。

 

「啊啊啊 ~ ~ ~臭小子你做什麼呀!!」

 

驚叫的聲音出乎意料的竟然是兩個,扣除料想中的宇宙生物慘叫,紅衣的少女撐開手裡的紫傘由屋頂往下跳的從天而降。

燃燒的寶藍色如同炙熱刺骨的煉獄火,美眸的瞳子裡烈焰熊熊,憤怒在喧囂氣燄在警告,整個氣氛充斥著她的來勢洶洶。並不是沒注意到那個身影朝了這個方向觀戰了好一陣子,但是原先本意就不是招惹她的脾氣。

 

「新口味的限量品棒棒冰就都被你給浪費啦!」一個轉身準備打過去,獎賞一個爆栗給對方茲予鼓勵。

 

他毫不內疚直視著神樂的目光,對比鮮明的赤色帶著肆虐的嘲諷,雙手撐地側翻閃過突如的攻擊。

 

她如同刺蝟一般耐人尋味,基本上若非巧遇,其實這兩人並不常有機會見面,短一些在一天內數次,長一些便有幾周甚至月,但如果這是逃不離的宿命,競爭的樂趣便在每每一面之緣,不忘。更甚磅薄洶湧。

 

彼此之間談不來珍惜愛護,但默契與舉手投足卻恰如其分合拍,之後拯救人質的行動,亦如同我們腦裡浮現的那般情況

沖田總悟和夜兔神樂廝殺而打了起來

 

就這麼剛好的危險的攻勢刺中了綁架犯的腦門開了花,就這麼剛好的力大的震度導致崩塔地裂,就這麼剛好的人質被平安無事的從樓塔玻璃上救了下來,雖然結局是雙腿骨折但至少保住了小命,從那俩人手中。

就這麼剛好的,一晃眼就逝去了兩年的光景。

 

****

他從不會記得自己與她競爭過了多少場比賽,也不會想起在彼此背後中支撐了合數局的戰役。

她一直認為他們之間的關係一直都公開在光天化日之下。

 

不是不為人知,而是無人不知。

冤家的故事誰來說? 究竟又是如何。

***

 

想像著不一定會成真的事件對於武士及夜兔本身根本毫無意義,相遇與相識的故事本就發身在他們之間,但時間真的是過得太久太久,再怎麼爭奪論到底還是和局,一圈又一圈的輪迴無法止息。

靈魂交錯,記憶的故事層層疊疊,到了最後中就成了傳說。

 

" 好久不見 "

 

這四個字並不是在多年之爾他們彼此相遇後,傳達給對方的第一句話

更適合以肢體的碰觸對這兩人來說,更多的不言而喻。

 

愛戀是青春的極短篇,但這沒人教授的課程到底是要如何感覺。

 

也或許簡簡單單,在一切放下後準備開始承認喜歡對方後,要的只是在深夜,安安靜靜的星空下兩個人坐位。

 

當一切恩怨解開之後,便能發現原來那沉靜已久的感情與佔有如潮水急流,早就已是

 

塵封已久。

TBC

*後記:

今年為了紀念喜歡沖神準備邁向第八年,所以想來寫文出本,這篇有點像是預告,可以的話請告訴我有什麼想看的情節,以上謝謝大家

评论(2)
热度(8)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