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月刊少女野崎】夢貘(堀鹿)微R?

夢貘(堀鹿)

 

微短短,內含許多言情,請慎入,此篇為中篇刑警架空You only live once 後篇,但其實沒什麼關係當成獨立短篇看完全沒問題!(雖然正篇還在難產中沒出來),若還是理解不能請看兩次再問我吧超歡迎!正篇盡量近期放出,閱讀感謝。

 

※食夢貘:一種能為人類吃掉惡夢,留下美夢的傳說生物。

 

*

 

是夜,

呼吸多了點急促的熱氣與情慾,唇被吻允的疼了。

 

濕軟的唇瓣互相摩擦著,換氣之於較為主動的那個人,伸出舌舔拭著對方柔軟的唇,像貓。

吻的味道是甜的,如蜜如糖。 

似乎吸允的力道大了些,以至弄破了口腔內壁的微細血管,過度的親吻逐漸變得腥澀,但是還是無法教人停下這般癡狂沉淪之舉止。

他放開了這昏天暗地的親吻,自顧自的欣賞起對方美麗的睡顏。

堀政行最喜愛的深藍色俏麗短髮,精緻的五官與濃密的睫毛,纖細的白頸與鎖骨,牛奶糖茶色的眸子裡透著深不見底的溺寵,沒發現自己在微笑,淺淺的嘴角逐漸在上揚,月光在看。

處在昏睡裡感到被動與有些不快的人兒噘起了嘴,不料是個反效果,被揉爛的有些紅腫的朱唇再度被覆入吻中,他用舌尖捲起了充滿她香氣的小舌糾纏著,猖狂的與此追逐,渴求著對方口中甘美的汁液,牽著銀絲線的唾液從彼此的唇瓣中拉出曖昧的弧度。

不說話,只是以吻封唇。

 

法式的深吻令人將快窒息,強勢的會奪去他人靈魂的那種,粗喘著呼吸的急促,主動激吻的那人眼色裡多了濃烈的情慾及挑逗,吻由眉心眼皮鼻尖耳垂頸部鎖骨的,細細落下親暱著,吻的天亂。

 

**

他們因為刑警的值勤務已經近一個月沒有見面了

 

鹿島和堀習慣每天早晚向對方打一通電話或是傳一封訊息,但是直到最近她只會用短信向對方報平安而已,不再吵鬧只問安。

 

「天氣很好,早安」

「想睡了,晚安」

其實想見面很想你的臉,但不再任性是個吵著要糖果的小女孩,拖著逐漸沉重的身體入眠睡去

 

***

 

明明就還在睡夢中但怎麼卻感覺是被擁抱著?

睡前為了助眠小酌了幾口微醺的鹿島,拖著沉重的眼皮在半夢半醒間自問著。

謹記得入眠前吸取著日日夜夜思念那個人的味道,鑽進和對方同床的被窩裡與他的枕頭說晚安,太多的想念使心漸漸的老了一點點。

她並不柔弱也不是睡公主,無須等待王子投以一個真心的親吻才能破除詛咒,沒有需要讓人捧在手心守護,像是怕她在下一秒就會碎掉,或者如冰雪融化逝去一般,只是近五個月漫長的時間他不許自己做任何事,包括即便是向他說想念,因為堀對鹿島說他怕自己會受不了。

受不了想擁抱她與拼命想她結合的程度。

 

她知道渴求對方的那個衝動會使男人變成狼,但也因此她知道為了自己而忍耐的堀政行是愛鹿島遊的,很愛很愛的那種。

 

男人似乎匍匐在自己的身上,感覺見著他在用盡全身的觸摸及皮膚的接觸向自己展示愛意。

 

啊啊... 只要能見著小堀學長似乎是在夢中也沒關係

雖然色色的但是個好夢呀

 

主動獻上自身,她對他展現熱情

 

夜裡正在翻騰覆雨。

 

***

「鹿島,醒醒」

 

復有磁性的音調充斥在耳裡,夢裡思念的那個聲音,促使急迫的思念睜眼

「小堀學長...」眼中意滿驚訝

「為什麼喝酒?」

 

充滿怒意的眉眼逼問著鹿島遊,伸出右手作勢要彈打對方的額頭。

 

心虛的寶藍色生怯的瞇了起來,準備接受懲處。

「不怕這傢伙的安危嗎?」他指著對方微隆起的肚皮,有點指責意味的訓問。

意外的額頭沒有迎來疼痛感,「只喝了一點點應該沒關係吧...」她朝著對方傻傻的笑了一下,並撲向那個胸口的懷抱。

「少得寸進尺了..」手口不一的堀接受了這個相擁

 

安心的味道讓她想起了回憶裡的某一段話:

堀不許自己做任何事,包括即便是向他說想念,因為怕自己會受不了。受不了拼命想她結合的程度。

 

「這樣沒關係嗎?」鹿島在堀的懷裡緩緩的抬起頭,小聲的問著似乎害怕著對方的擔憂及膽怯不安。

 

意識她的意思後他立刻明白這個顧慮「不要緊的,危險期早就過了,而且他不會在意的...」

真真切切的看在他的燦笑,鹿島遊覺得自己幸福的想哭,在家中啃食著靜默的時候也是

但沒關係的吧…

因為他會跑進自己的夢裡。

「不知不覺就五個月...產期很快就到了...妳害怕嗎?」

他用下巴靠著她的頭頂,更加深了手臂圈住的力道

「才不呢,反正有學長!」興奮而喧囂

 

整個世界安靜的只剩兩個人與那個正在孕育生命的心跳聲,

噗通 噗通

怎麼無論過了多久還是會這麼的喜歡對方呢?

依然心動不已

原來會替她帶走惡夢的並不是食夢貘,真真實實的而是這個掌心厚實個頭嬌小卻又可靠的男人。

「可是夢裡的學長感覺好色喔。」覺得全身痠痛的鹿島遊,小小的向這個愛人抱怨著。

「到底是在說什麼呀。」

他紅著臉轉過身意外的裝傻。

END

 

*

設定這麼一段時間躲去執勤的堀政行,是為了不要讓自己覺得有了的鹿島越發的性‧感‧想對她動手動腳,還有其實夢裡的親吻是真時發生在故事中這兩件事我是絕對不會說的。(( ㄍ

评论(9)
热度(35)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