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月刊少女野崎】Mr. Raindrop 上 (堀鹿)

Mr. Raindrop 上 (堀鹿)

 

*註記:架空中篇設定,OCC有,學長主軸,非本學系出生捏造虛構有,風格轉型中,三思慎入。

 

 

" 啊 下雨了 "

 

在早晨甦醒聽到那水珠滴落的聲音後,目光朝房內那扇玻璃窗戶望了出去。

 

又是個堀政行出門拍攝的日子。

 

他偏好在下雨的天氣裡,用相機記錄每一張照片故事。

 

*

 

單身獨居的年輕男性。此身分多麼符合一個只喜歡刻畫某些光景的特殊攝影師,即便這樣的形容只是一般人刻板印象的模子罷了,但那個彆扭還是沒能打破這個既定的形象。

他住屋處的地方是個只有幾坪大的個人型公寓套房,一房一廳再附加上一套的衛浴設備和廚房,空間小小的卻五臟俱全,廳房內擺放的家具也很簡單,就幾個不太佔地的衣櫥與書櫃,還有一張兩人坐的象牙色軟質皮革沙發,以及不大的茶几桌依靠著一面純白色漆的牆。

 

大學時期原只因個人興趣意外性的參加了社團,然後在成果發表的影展中順道投稿了相關雜誌,雖然不是本科學系出生也無特別授學專業訓練,可後來也因闖出名號這麼順水推舟的,拍攝成了既定的工作,黑色單眼相機與幾個更換的鏡頭便是他的生財工具。

堀沒有習慣為自己設置一個工作台,好的時候他會將拍攝後洗出的照片並排貼在牆壁上,或者是在房間半空中懸掛式的拉出幾條吊掛的線,將作品一一夾吊掛在上頭後開始篩選。

則壞些的時候他便將照片或文件隨手一攤,不刻意的就灑在床上地上亦者屋內能放置的任何一個角落。
 

但卻也矛盾的除了這些生活必要的東西以外,房內並不會出現多餘的物品,包括灰塵。就這麼偏執的他有令人意外的小潔癖與習性,包括晨起時會喝一杯水,牙膏一定要從後面擠出,浴室的毛巾非得掛在順手能拿到的右邊,然後早飯後絕對會運動半小時才會開始這一日,真的很神經質。

接洽拍攝工作的時間是自由的,當然給配金錢的費用也是,慷慨一點的公司只要拿到滿意的好作品給付佣薪自然會多些,普通的便照時價或當初講好的金額拿,少在偶爾雜誌銷量好或照片評價極佳的時候抽幾成,但久而久之幾家看重自己的公司變成了長期合作的對象,它們滿意堀的能力及拍攝風格,願意支持他的興趣買他的作品,尤其是在知道了"攝雨"是他最大的偏愛後,義不容辭的花大把鈔票支助,否則也只有鮮少的時候才會有特殊要求的拍攝工作。

固然穩定的生活費並不是問題,但藝術的精益求精及對完美的嚴苛,讓個性變得有點拘謹寡言,除去興趣外拍攝下雨成了另類他閱讀體悟生活的方式。

  
他習慣在雨天裡觀察人們活動,並啃食欣賞世界的味道。

**

 

丟可燃垃圾的日子堀總是早起了些,又剛好在昨晚的氣象預報中看準了今日會下雨,他便早早醒來做準備,想在大部分的人們急急忙忙趕促上工前出門。

四月的晨光微微的自窗邊照進了屋裡,不開燈卻也讓整個房內亮起來,快接近梅雨季使他有些雀躍與煩躁,喜的是代表每天都得出門且一定有東西可拍,憂的是一些非得在雨季裡攝影的場景工作會找上他。

堀並不討厭有行程計畫的拍攝工作內容,只是這很容易綁住自己的時間,而且一段連續長時間的攝影不但很累人,也很容易消耗掉自己平日的生活。

雖然時間還很早,可果不其然合作的公司來電響起,煩躁感席捲而來鈴鈴鈴的,讓人實在不想接聽,但他拒絕逃避這種懦弱的行為,皺了一下眉咋嘴的拿起了手機的話筒。

「您好」客套的語氣說

「早安堀先生,不曉得是否打擾到您雖然很臨時,但今天有某一非要在雨天攝影不可的場景有些難拍,請您務必協助本棚拍攝,可能的話現在就可以到了,地點在...」

 

嘴上雖然說的愧心,但絲毫不給人拒絕或打斷的理由及時間。眉頭緊皺得更深了,像強迫中獎般,大清早的就接到非預期性的業務確實令人不太愉快。

「....好的,待會就前去,但希望下次請您早些告知我..」

一邊用手邊的紙筆記下通話中所描述的地址,切斷了電話。即便對方並沒有強調攝影時間,但聽那口氣想必迫於眉急。因沒有拒絕的理由和暫無日程決定,在嘆了口氣後決定起身收拾拍攝用的行囊,放棄今日的晨起運動迅速的解決早餐然後出門。

 

拍攝場景的地方不遠,就依行車時間來算只需要二十分鐘。背齊需要的裝備穿著了一慣輕便的淺藍色襯衫與軍綠外套準備下樓,他拿著鑰匙替門上了鎖,其一隻手不忘記拿垃圾準備到停車場轉角的集中堆放處扔。幾年的積蓄還算過得去的他買了輛車,素色系的款式隨處可見,但堀也不大在意,只要能跑和遮風擋雨以便出門便行。

開門上了車門放置好東西在副駕駛座,發動油門設定導航及繫好安全帶後倒車出庫,打開車雨刷的按鈕鍵,之後在一切妥當畢便踩下油門上了路。

 

***

因為對方形容的地點很具體也清楚,所以跟著導航指示找到並不是難事。拍攝雨景的片場類似公園還有著噴水池,並不是甚麼難拍的地點,但為何非得叫出自己就令堀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謝謝你願意前來本場助攝工程,此次真的非要小堀你協助不可」話說的堅定

片場導演看到堀後立刻熱情的前來握手致謝,溫和的大叔臉及皺紋不難看的出他已有些年邁,令圈內人都熟悉的臉孔及了解他的來頭不小與知名度,明明就是頗具名氣的老前被卻也無法掌控今日的局面是怎麼回事。堀越來越搞不懂了。

 

「哪裡的話,能被您及公司賞識不才的能力是我的榮幸」

「小堀你能不介意那真是太好了,稱不上是攝影作業哪裡有問題,而是拍不出好鏡頭與照片...」

 
「說也慚愧...當導演拍攝這麼多年,即便只是支廣告但頭回覺得自己無法駕馭..」

他朝他的目光看了過去,一個活生生脫離塵世俗的妖精出現在自己面前,她穿著純白的細肩帶連身裙襯出高挑的身形,中性精緻的五官完美得令人窒息的臉孔,深藍色的短髮,但最奪目的是那雙神祕的碧綠眼眸,要不是裙裝還真瞧不太出那人的性別。

 

相信如果是你一定可以的。年長的導演拍著堀的肩膀這麼說著,便一面告訴他這個人是"鹿島遊",最近的新星模特兒,長相談吐演技全都是絕色,但這次的困難並非場景亦者主角不好,而是無法以最好的角度拍出她,令人惋惜以至難已關掉攝影畫面。

  
「我只會拍雨呢...」堀說

「那便足夠了」

     
這個猶豫沒有太久,或許是就此被深深吸引。

 
在導演的同意下完全接過攝影機的鏡頭主控權,他以天生的凌人氣勢向片場的工作人員指揮就緒完畢後,朝著鹿島在的地方喊了聲主角準備便開始了拍攝。

****

 

她撐著透明的傘在雨天的噴水池邊嬉鬧奔跑。

 

略是滂沱的雨滲透了在她身上的衣布料,沒有鎂光燈的照射只舉著幾塊反光板,但鹿島依舊像自體發光星球般閃的耀眼。

似乎是如同一切早就注定好的一樣,果真在堀接下了鹿島的拍攝工作後進度便很順利的完成,每個角度捕捉靈魂的一顰一笑,明明是第一次合作但,無論她在哪處定格回頭他便知,彷彿他們倆的合作無間是上天賜的禮物。

雨滴的聲音還在不斷落下,但結束了攝影的畫面行程,也終於拍到了很多好鏡頭所以導演及工作人員們便心滿足的打包收拾。第一次感覺花時間坐意外性的拍攝時值得的,更甚至流逝的時光有很多的不足。

在她收起微笑前堀追尋這身影的目光停不下來,因為他知道人眼睛有5.76億像素,再好的相機都捕捉不了那個瞬間,是著迷了。

 

不忍的他拿出了隨身的單眼,趁鹿島看不到的角度留下了幾張。

 

接著推辭了導演的謝禮後他說自己得到了更好的東西,然後快門的聲音還在堀的手裡持續著,見她的舉手投足完美的如同童話故事走出的王子。

因為拍照工作的關係所以並不是沒看過漂亮的人,各色之姿即有,然而鹿島便是那眾多裡的唯一,初次覺得有人跟雨的神祕如此相襯。

終於在那炙熱的視線裡,鹿島遊注意到了堀政行的鏡頭,披著保暖乾爽的衣物朝這個方向走了過來。
   

「今日替我拍攝的是你吧,真是謝謝了」聲音很好聽跟想像中的一樣,她笑著說

「不 也是因您本身就很厲害,只是盡了攝影師本分的職責罷...」

「可我沒想到這次的導演是這麼小小如此可愛的公主呢」

    
她在他面前比較了比身高差,一隻手故做要摸摸對方的頭卻被反射性躲開,於是改成蹲跪下來做行禮的方式,拉起堀的手背想親吻。

該死的好想打她。雖然不可否置鹿島的能力,但這個失禮過頭的舉動讓堀沒想容忍那個拳頭的身體本能,可理智上卻阻止了自己這麼做,抽回了手他暗暗無視不理會那想反駁的衝動尚是壓抑。

突然的像想起什麼一樣,丟了張剛用隨身印像機速洗出還溫熱的照片成品給她,畫面沒有修過,樣子是鹿島的側臉,垂著睫毛半瞇著眼與剛剛所見的幾抹微笑相差甚遠,似乎是有些憂鬱的樣子較符合這個雨天。哇 好厲害喔,也許是自己也沒見過這樣的表情令鹿島意外,像得糖的孩子就這麼拿著開始到處炫耀了起來。

回頭看著他說「太喜歡了,感激小小的...」她忽然安靜思考了一下

  
「...不 謝謝你,小堀學長」

見那個笑的燦爛如陽,至於為什麼叫自己學長,可能是因為在這個投入拍攝的圈子裡,對鹿島而言堀算是個前輩吧,於是他默許了這個稱呼。

*****

 

時間已不早天色自然也暗了下來,最後在一群人的寒喧之後打掃完整個影場後準備返歸離去,在眾人面前堀和鹿島沒有暢言交談,畢竟初出茅廬的影星剛結束拍攝後只顧自己的任性不與工作人員及合作對象交流可是絕對大忌,但他們彼此都知道與對方的合拍是欣喜的。

直到離開臨夕前鹿島叫住了堀,硬是拿著補妝用的口紅在他的襯衫的領口處上亂塗了一把,當然在情急之際不了解對方為何就此發瘋的堀往那人的臉上胖揍了頓,此次沒可忍住。

再連絡呀小堀學長,她挨著疼痛一面撫著被揍過的地方,邊說笑著坐上了黑色的保母車,在她關上了車門之後雨聲在他的耳裡聽起來很大,滴滴答答的音符很清楚。

解決一天的委託行程堀覺得有些疲憊,看著逐漸遠去的車輛開走後緩緩的走向自己的駕駛座,側身進去的腳似乎踩得滿是泥濘,身上的頭髮及衣著在稍前的慌亂之餘攪的亂了,他無奈的調整照後鏡能照到自己的角度想打理,卻也驚訝的看清發現鹿島用口紅留在襯衫的文字。
  
 

" kashima yuu-09xx xxx xxx "

  
鮮紅色字體呈現的是一串電話,印入眼簾的是她的名字,腦中思維憶起的是她那讓人印象深刻無法忘懷的顏容。

一陣熱度竄起爬上了臉害躁感席捲而來,他用手遮住了臉,但似乎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乾脆直接用雙臂圈著臉趴在方向盤上,就這樣的喇叭聲和心中的鳴笛一同響起。

     
她想和他更進一步。

 

於是這個雨季開始了。

TBC

 

*後記:

下集應該會寫很久

如果結束之後自己感覺不錯(而且還有梗)的話再來寫Ms. Rainbow,不然直接槓error喔(雖然我覺得寫不出來Orz)。

 

轉風要寫好久超不習慣卡卡...而且爆字數。

评论(5)
热度(14)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