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月刊少女野崎】何其有幸(堀鹿)

-------寫於心血來朝,短。

一向沒有少女心的鹿島君戀愛了。

*

初春早晨的陽光被拉的很長,它反照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條一條金銀色好似琉璃織的光線,美好的晨光被分割成一道一道。面對朝陽難得的鹿島遊一臉皺眉,顏上末去了以往的笑容,愁苦不悅。

見狀的校園女子們紛紛開始擔憂,感覺似有千言萬語一言難盡之情,不敢像以往衝了上前的拼命追問,那個伊人神色黯淡無光。

接著校園大事就傳開了。

**

「小御子,聽說鹿島君很沒有精神是真的嗎?」

「看起來似乎是吧,總覺得她今天怪怪的…」

佐倉千代一副憂心的眉眼投向御子柴,恰似想從與口中那個人同班的他那問出個什麼玄機。

「鹿島那傢伙平常坐我隔壁吵吵鬧鬧的,況且都還會抓著我的手,講一些羞恥到極點的話今天竟然沒有…而且常常看著窗外發呆恍神……」將手扣住下巴他若有所思的想著。

「是嗎…那還真令人擔心……」

該不會是每天結月教她唱歌,但音癡還是完全毫無進展治不好而沮喪,佐蒼自行暗暗的在惱內構築妄想。

「她…鹿島該不會是戀愛了吧?」
原本默默畫著原稿的野崎,沒頭沒尾的冒出了一句話,真不愧是專業的,果然一語驚人。

「戀愛!!!!!」同時間佐倉及御子柴一拍即合,一致驚呼大叫。

不會吧,校園的萬人迷王子竟然戀愛了?

啪嗒  的一聲,正要從門口玄關走進野崎家的堀政行,手上的塑膠袋子落了一地。原先想說為趕搞的野崎幫忙出去一趟買個作畫用具,回來竟然聽聞比修羅場更駭人聳動的事。然後一個箭步上前就激動的抓住了野崎的衣領。

「你說我們家鹿島怎麼了!?」

又是“我們家鹿島”,對戲劇社王子超級溺愛的小堀學長,三句話裡有兩句總是離不開‘’鹿島‘‘,不斷的盤旋迂迴、堅持。

「請你冷靜一點呀堀學長!!」突如其來的臉部特寫放大數倍,野崎梅太郎無法忍受些許陽剛的暴力氣息,意味的遊走在自己眼前。

一個閃神強勢的那人,發現自己的情緒化,慢慢的鬆開了手說了聲抱歉,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人,要他吐出方才疑問中的答案。

「我畫少女漫畫也不是畫假的,人們可是稱我之為“少女心思的代言人”」有著高大身影的男子,臉不紅氣不喘,趾高氣昂的陳述「以我所見…鹿島絕對是有喜歡的人了。」

真的假的呀。

***

這兩天的小堀學長變的非常奇怪,不,應該說是溫柔的非常奇怪,沒有了以往激進派的接駕社團,即使我遲到5分鐘也沒有揍我。

這兩天的小堀學長變的超級奇怪,不對,可能要說是非常有緣,不論去哪裡都可以遇的到學長。

這兩天的小堀學長變的極度熱情,不斷用雙眼直盯著我的臉看,害的我深怕他的眼球可能隨時會掉下來。

碰的一聲

注意力不集中的王子在舞台劇的排練中,不慎踢到背景道具撞到頭跌倒便昏了過去。

這兩天的小堀學長真的實在是非常奇怪,連在夢裡頭也很溫柔,甚至輕輕柔柔的將我背了起來。

****

喂 鹿島醒醒呀!

似乎不是夢裡。睜眼的時機真是太剛好,正眼對上了他那雙牛奶糖茶色的眼眸,30公分的近距離。

她嚇出一身慌亂,結結巴巴的講出斷斷續續的單字,在她意識出現在所待的地方是保健室時,吐出的字句恰巧拼接起來是一句“謝謝你帶我來保健室,學長”

「別客氣,只也是還了妳上次的人情罷了」他略有尷尬的搔了搔頭髮。

「嗯!不過小小的堀學長竟然可以帶我來這裡,好開心喔!」

「……妳果然還是這副德性…」眼見那個傻的可以,熟悉的她回到身邊時有了些雀躍。

「……為什麼這三天都沒什麼精神,眼神恍惚不定,沒有像以往跟女生們一起玩,飯也沒好好吃,臉色蒼白的難看…」

「妳有喜歡的人了嗎,鹿島?」

一瞬間,為什麼小堀學長突然變得這麼奇怪,這個謎底約若是解開了,但是相對的鹿島遊的臉則變得異常的羞赤。

「……」她開口。

「妳說什麼?」

「沒人……期…」

「大聲點呀!」

「我才沒有喜歡別人呢!是因為生理期呀……」她咬著牙,羞澀的大叫「只是因為生理期才不舒服的呀…」

聞之,猛然惶恐的意識到鹿島遊是個女孩子,貨真價實的女孩子。

「…不會吧……死野崎!!」

堀政行覺得這是自身以來最丟臉的一次了。

他背對著她,歪頭轉了身過去,面上充斥著她惹起的紅暈。有些開懷自心頭的暢快無法形容…

「謝謝你…小小溫柔的小堀學長…我果然是你最可愛的後輩呢!」

她欣喜若狂的拉起了對方的雙手十足的捧在手心,並低頭試圖親吻。

「就說了別加“小小的”!!!」他怒吼。

*

能被你如此牽掛放在心上,我

何其有幸。

End              

评论
热度(17)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