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才寫,現實主義者但也熱愛二次元,想看什麼或喜歡我的作品歡迎密我告訴我。

【月刊少女野崎】傘下(堀鹿、若瀨尾綜合微短篇)

情況一

(堀鹿)

這兩天的雨下得很大,結果就這麼索性的,鹿島將濕透的黑色小腿襪給脫了,露出了白淨的生足雙腿。

事情是這樣子的,如同每日絲毫不差的常規歷程,戲劇社的鹿島王子一同往常的翹了社課活動,接著日常的惹怒堀學長最後被捕獲而抓了回來,別人說十年磨一劍,然而逮住她的行動反而像起了反射雷達。

總是逃走屢試不爽的鹿島終於在這個雨季得到了報應,懲罰是被社長的堀叫去,將這幾日裡天花板漏水弄濕的戲舞台,一個人擦地抹乾。

之後時間拖著拖著天色也暗了,結束了清掃活動,整個社辦剩下的只有堀政行與鹿島遊兩個人而已。

望著漸暗的校園大門口,空無一人的廣場,旁沱大雨來的很及時,往常的鹿島並沒有帶傘的習慣,因為到每個雨季到來的日子,身邊總會出現許多想幫自己撐傘的女孩,即使有好幾次有做足準備帶傘出門,卻老往是用不到或是遺失,導致自己有了好多的"前雨傘",這樣的回憶經歷,造就了她沒有攜帶雨具的原因。

但也幸好一慣認真的堀帶齊了傘具,雖然罵歸罵但是他還是很寵愛她的,順路的方向一起走到了火車站,折疊的傘,兩人一把剛剛好。

也許是太興奮了踩踏水跡的腳步大了些,整灘水窪朝她濺了起來,接著制服裙以下雙腿被弄的濕了,她笑得有些尷尬,一路上被堀罵著怎麼那麼不小心可不要感冒了,邊被學長數落著的鹿島打了個冷顫。

 

結果就這麼索性的,鹿島將濕透的黑色小腿襪給脫了,露出了白淨的生足雙腿。

 

沒料中她會這麼做的堀,愣了愣意外的看著她,為了不要淋濕兩個人走靠得很近,撐著傘走,堀對鹿島督促了幾句要注意在外的儀態,聽起來似乎是在抱怨。

兩側臉頰紅撲撲的 

朝著眼前的他,調皮笑的盈盈

「學長,難道你也感冒了嗎?」

她說。

 

這天之後小堀學長就卻時明白了鹿島遊有一雙非常漂亮的雙腿。

 

 

情況二

(若瀨尾)

很有義氣將自己的傘丟給好友的瀨尾結月,就這麼雙手頂著書包一路狂奔衝出了學園門口,半身淋的濕漉漉的她,意外的在轉角街口撞上了社課結束後,同樣要返家躲雨的若松博隆背上。

轉身查看衝撞的那個力道來源,若松撐著傘,驚覺是上衣都濕透的瀨尾學姐後,他就勉為其難的大手一覽將她扯進自己的傘下一同避雨。

怎麼不帶傘?學姐妳從來都不看氣象預報的嗎?近日的下雨機率可是近乎百分百呢!若松依他較高身子的個頭撐起了傘,聲音聽起來有點小憤怒與些許的嚴肅,見她不回話開始用雙手搓著雙臂也開始打起了噴嚏後,他嘆了口氣不太甘願的脫下了自己身上的綠色毛衣,很自然的披在了她開始變的透明的制服上。

「既然如此,那你就順道送我回家吧,若。」

 

或許假裝沒帶傘其實有時候是幸運的。

 

*

评论(13)
热度(35)

© 黔眉菌 | Powered by LOFTER